鸢叶

不吃瑞金
除瑞金以外没有什么雷的cp
一般你能给我安利我就能吃
我好像只活在QQ小窗里……


QQ875614065
有人来找我玩儿吗
头像是绑画画的!

辟谣长微博:

非常抱歉打了雷安tag。

但是之前充满谣言的长微博打了雷安tag,并且雷安家很多太太、甚至酿克酿可太太也被这次事件波及,所以我认为也有必要在雷安tag下澄清一下,3天后就会撤tag。

另外贴一下辟谣微博地址,希望大家帮忙转发一下,非常感谢。

再次为占tag道歉。

本文可以转载

作者自证未成年的地址点我,学生证上可以看出她刚满17,写文和寄礼物的时候都是16岁

由于评论的强烈要求,在此重点申明一个观点:

小众性癖创作请一定打好预警、并且不要打角色tag、文章放外链不直接贴

爆炸爱她呜呜呜呜呜呜qaqqqqqqqq

鼎花球子:

摸鱼混更会被打吗x鼎花球子的人生只剩下了摸鱼

什么时候才寒假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啊哦哦我想爆肝画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我!!!!!!!我问问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这样的小祖宗再给我来十打我都愿意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qaqqqqq @鼎花球子 我爱李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vdisndhds

圣诞爆肝……我变弱了也变秃了

忍不住了,来挂人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我给四个在群裡玩的好的亲友寄东西,但是因为我人在香港不方便去寄,就叫此次被挂的人(白)去寄东西。
但是很快问题来了:白拿到了我要给亲友寄的零食,留在她家裡半个多月了吧。今天亲友拿到了零食,然后来跟我说。我才知道,原来亲友收到零食的时候,有几盒零食是被拆开来,明显的少了一包的样子。而且,她收到的东西也完全不对。我本来要寄给亲友的私设龙雷的章子,也不翼而飞。然后下图为亲友找她的聊天记录。十点钟到截图中的时间,她一句对不起都没有跟我说过。
还有其中一个问题就是,我把零食交到她之后,在半个月的中段时间,我跟她闹翻了。那麽我是不是能大胆的理解为:她因为我跟她闹翻,解关双删后很不爽,然后吃了我要寄出去的零食呢?
p8是后来她说的。你前面刚说你没钱,后面就说重新买了一包补上????那你也是很牛批。为你鼓掌,奥斯卡小金人也给你。
p2是她自己在零食箱子里塞的画。exm……????我跟亲友寄东西关您什么事儿呢?

填了一下这个东西……xx

深海溺亡

给这个小星星打爆电话……!!!!深海溺亡想看很久了突然这么一大口粮塞过来开心极了!!!!!反正如果我写的话跟这个也差不多吧,所以我就不写了(bushi)这几天反复看了几次,深海溺亡真的好好次啊……!!!感谢小星星满足了我的愿望!!(自动忽略掉换粮)

ASKUYE:

#安雷安#
#双向暗恋#
#巨ooc人物性格已崩#
题外话:此文脑洞主要由 @鸢叶 ,我补充完成w此文是交换文所以墨冬什么时候写完我不知道。没错,催稿!


  正文:
  雷狮这人,怎么形容呢……?
  像是一道光照进了他的世界里,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他记不太清楚了。
  只是依稀记得这个人,朝自己伸手,然后自己的世界都晴朗了。
  而,这个人,就成了他的光。
           (一)
  安迷修曾经问过雷狮,他们是怎样相遇的。
  而雷狮噗嗤一笑,表示这么久远的事情自己早就不记得了。
  安迷修自嘲的一笑,说,是呀,我也不记得了。
  雷狮的眼眸里有一些黯然,而安迷修并不没有看到,因为此刻的他转过头去,望向窗外,看鸟儿在树丫上停落,叽叽喳喳的声音不断,让安迷修有些心烦意乱。
  “你看什么呢?”雷狮问道。
  “没什么,发呆而已。”安迷修回复。
  “安迷修,你高中决定好去哪了没?”雷狮把头凑了过去。
  “还没呢,不是还有很多时间么?”安迷修猛的转过头来正好撞上那人的脸,软软的触感轻擦而过。
  安迷修的心跳有些加快,盯着眼前的人,眼睛里的焦距逐渐失调。
  “安迷修,不如你跟我考一样的高中吧,有你在我也放心点。”雷狮看起来似乎没有注意到刚刚那个危险的动作。
   雷狮的成绩一直都是半吊子的,不上不下,随时都可能划入差生的行列中。
  但安迷修知道,这人只是不想做而已,经常考完主科就找各种理由请假。
  简直就是做着各种小混混会做的事,但实际上比任何一个好学生都来得厉害。
  然后考试的时候最喜欢做的就是偷看他试卷作弊。
  而他总是一边心惊胆战的给雷狮偷看,一边瞧瞧的打量那个人。
  逆着光的时候,整个人都被沐浴在阳光下,一副认认真真的样子,眉也微微皱了起来,嘴里咬着笔杆。
   很好看。
  “安迷修,你这题做错了。”
  “雷狮!考试期间不准交头接耳!”
  “好的,老师~”
  
  “安迷修,你发什么呆呢?”雷狮不耐烦的敲了敲安迷修的课桌,唤回神。
  “没什么,啊,你刚刚说什么?”安迷修忙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好让雷狮没有发现他的异常。
  雷狮难得的沉默,他摇了摇头“没什么 只是想问你中午吃什么。”
  “哎?……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学生街那边新开了家店,要不要一起去吃?”安迷修扯开话题。
  但说真的,如果能和雷狮进入一个高中的话,即使是只是只能成为朋友,也无所谓了吧。
  喜欢,这个词,对于他太难开口了。
  现在,他仿佛都还能感觉到,耳根很热,心跳很快。
  可惜他们没有一起上高中,而是听闻邻居说的,雷狮和他父亲吵了一架,之后就被送出国去学习了。
  之后就再也没有见面过,即使是暑假或寒假,那人像是消失了一样。
  安迷修以为自己大概就会这样子就淡忘了这样的一个人了吧。
  但事实上也是如此,每天的生活忙忙碌碌的,忙到没有时间去想念一个人。
 
  他们在初中聚会上再次遇见了,雷狮还是那样,只是好像变得更闪耀了一些,紫色的眸子如同星海,再次把安迷修的心扯动。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两人的再次见面开口就是这句话。
  雷狮噗嗤笑道“安迷修,没想到我们还是挺有默契的嘛。”
  “是呀。”安迷修朝他露出一个笑容。
  可最危险的暗恋大概就是太过默契,以至于彼此不说,都以为彼此知道。
  “一起去喝酒吧。”雷狮轻笑。
  “同学会不能不参加吧。”安迷修皱眉,雷狮坏笑,走到他身后,趁他没发现的时候一把把他抱起来。
  “喂,你做什么啊?”安迷修觉得脸有些发烫,挣扎着问道。
  “同学会没几个认识的人还参加什么,还不如我们俩一起去喝酒来得痛快。”
  “不同意,我就这样抱着你到他们面前晃一圈,让你丢脸一下。”雷狮凑的很近,热气往他脸上蹭。
  气氛暧昧,安迷修像是脑子糊了一样,胡乱点头答应。
  太近了……太近了……
  这个人靠得太近了,心跳动得很快。
  简直像是,无药可救了一样。
  看着眼前的人,只要一眼就已经移不开心了。
  “好。”
 
  海风声呼啸,海水拍击着沿岸的礁石,发出一阵一阵的声音,和在礁石上留下印记的浪花。
  夜晚的星空很美,连接着海平线,一眼看过去,一点尽头都没有。
  安迷修觉得自己的身体再颤抖,他抑制了这种感觉,他对海边有这巨大的恐惧,他只记得小时候自己去救溺水的朋友,而那个朋友落荒而逃,只留下他,差点溺死。
  那个朋友是谁……?他不记得了。
  “雷狮,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这么喜欢吃烤串啊。”安迷修有点无奈的看着雷狮搬出烤架那些什么的。
  “啤酒配烤串不应该才是最棒的搭配吗?”雷狮一脸自信的表情。
  “是是是,不过你还是少吃点吧。”安迷修皱眉。
  “是是是,安迷修说的都是。”雷狮笑着学安迷修的语气说话。
  “喂,别学我说话啊。”
  “谁学了?”
  两人这么对嘴,最后相视捂着肚子大笑。
  “我还挺喜欢海的。”雷狮看着海这么说道。
  “是吗?”安迷修看着烤架上的食物,没有去看海,似乎这样子,他会好一些。
“是的呢。”雷狮有些尴尬的笑。
  “唔,你当初怎么忽然就出国留学了?”安迷修接过雷狮递过来的烤串吃,含糊不清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跟我爸吵了一架,一生气,那家伙就把我扔到国外去,不让我回来了。”    雷狮看着眼前认真吃着烤串的安迷修,手抖了一下。
  “安迷修,都毕业了还没谈过女朋友么?”
  安迷修像是被他说中了一样涨红了脸,不满道“搞得好像你谈过一样。”
  “还真有呢。”雷狮忽然想这么跟他开玩笑,明明这些年来他都一直是一个人。
  一个人面对这那种绝望。
“卧槽……那女朋友呢?”安迷修装作吃惊的样子。
  “安迷修你怎么这么八卦。”雷狮一只手撑着脸,有些无奈又带着些温柔。
  “啧,好歹我们也认识很久了,怎么能说是八卦呢。”
  “啧,骗你的。”雷狮不满的喝了口酒。“我又不喜欢外国的那种女生。”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风吹过耳边一直有着海的声音,安迷修闭上眼,兴许是酒喝多了,对于海的恐惧似乎减轻了一些,脑子晕晕的,对着雷狮喃喃问道。
   “我不喜欢女孩子……”
  海风拂过脸庞很温柔,而此刻雷狮看像安迷修的眼神也格外温柔,他看着已经睡着的安迷修,轻轻笑道。
   “我喜欢你呀,安迷修。”
 
  安迷修自然是没有听到那句表白,因为对海的恐惧他喝了很多酒,直到把自己灌醉,才勉勉强强没了那份恐惧感。
  夜逐渐黑起来,夜空中的星星闪烁着,带着些凉意,雷狮打了个寒战。望着面前阔大的海,他忍不住对着睡着的安迷修笑。
  那海就如同他的眼睛一样,深不见底美得让人向往却因知晓太过危险而不敢去探索。
  这次他回来是错还是对的?雷狮不知道,他只知道,当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他就忍不住的想去接近。
  但,彼此触碰是会受伤的。
  雷狮不知道安迷修喜不喜欢他,也不知道他的父母会不会允许他们在一起,更何况是安迷修的那些亲友对他的看法,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在一起的同性恋人太多了。
  一向很有自信的雷狮却在这里失了分寸。
  因为这是两个人的事,因为他舍不得安迷修因为他受罪。
  这种罪,他一个人承受就行了。安迷修回不回应也无所谓了吧。
  雷狮没忍住,低头亲了安迷修的侧脸。
  而安迷修像是感觉到了一样,微微皱起眉头,嘴里不知道在喃喃着什么梦话。
  雷狮凑进听的时候,安迷修又安静下来了。大概睡着的时候是他最安静乖巧的时候,乖巧到让雷狮起了邪念。
  他的眼睛,鼻子,唇,锁骨,胸膛,呼吸,心跳……
  都是他的就好了。
  雷狮的眼睛失去了焦距,他摇了摇头,唤回了神,把人抱回了车上,载回了公寓。收拾好一切就跑了。
  落慌而逃,怕是压抑不住自己的感情一样。雷狮喝了一晚上的酒,像是这样子就可以把自己麻痹。
 
  安迷修一夜好眠,早上起来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自己不熟悉的环境里,大概是雷狮家吧,他这样想。
  想到他此刻的床兴许就是雷狮睡过的,他就莫名激动。等等,他瞎开心什么?总觉得这种跟少女怀春一样的感情真的是让人感到羞耻。
  呵,雷狮又不喜欢他瞎高兴什么。这样一想,安迷修又立马萎了下去。穿上放在床边的拖鞋,瞧见桌子上的手机就拿起来看了。
  是雷狮给他发的信息,看完之后有点失落,只是普普通通的问好交代。
  果然……是不可能的吗?
安迷修自嘲似的轻笑,然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离开了,像是逃命一样的离开。
  在那之后雷狮去找他的次数多了,有时候是为了买书没人陪,有时候只是单纯的想请吃饭而已。这没什么不好的,安迷修想。
  如果这辈子无法舍弃某个人的话,那就一直这么喜欢到白头也好。
  即使看着他与他人白纱西装步入婚姻的殿堂,有了爱的结晶,一起白头,一起发誓相守……
  即使这样,他还是会嫉妒的。
  “你以后结婚可别叫上我。”一起吃饭的时候安迷修忽然蹦出这么一句话。
  雷狮一怔,伸手戳了戳了他气鼓鼓的脸蛋。
  “安迷修,你是为了逃避给份子钱吗?”
  安迷修呆滞了一下,然后像是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捂住自己的嘴巴,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雷狮。
  “安迷修,你那什么表情……?”雷狮有点无奈。
  “没什么……”安迷修有点责怪自己刚刚忽然冒出来的破想法,摇了摇头道“我就是不想给份子钱。”想不到解释的话安迷修顺势接着雷狮的话这么说了。
  雷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过来勾他的肩道 “那到时候就过来祝福一下我就好了。我们俩这么好,不用介意这么多的。”
  “是啊……这么好……”安迷修觉得自己有点强颜欢笑。
   所以才会介意那个“不存在的”人的危险吧。
  接触越多变得越难放手的大概就只有他一个人吧。
  安迷修这么落魄的想,然后每天晚上一回到家,躺在床上,就会做这么一个梦。
  梦见自己坠入深海中,睁眼就是那片蔚蓝色的海,然后从自己嘴里不断冒出泡泡。呼吸也越来越来少,他伸手去挣扎。
  却发现是无望的,只能越是绝望的坠入更深的海域里去。
  每次他都被这个梦给惊醒,然后一个人在黑夜中抱着被子,表情有些无助和慌张。
  他不明白这个梦预示着什么,他只知道随着跟雷狮更多的接触之后这个梦越来越长了。也越来越难醒来,最近的一个梦里,他看见他的上方有个人影,他看不清楚,那个人影似乎是想拉住他,而他像是防备一样的,没有去握住,让自己更深的坠下。
  大概最残忍和最胆小的做法就是,一声不吭就离开,自以为的好。
  雷狮在信息里告诉了安迷修他要出国大概不会再回来的消息。
  安迷修看到信息,微怔,手机从手心掉落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慢慢的打了几个字。
   「一路顺风」
  想想似乎好像又少了些什么,他删掉又重新打了几个字。
   「以后常联系」
   「那以后我能去找你吗?」
  最后他什么都没能打出,只能无声的哭泣,大颗的眼泪从眼眶中流出,无声的看着手机上那熟悉的语气。
  连最后的勇气都没有,只能勉勉强强的在网上找了几句祝福的话,不愿意去看屏幕就按下发送键。
  然后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可安迷修现在连回信都不想去看了。
  像是受了刺激的刺猬一样,蜷缩着,屏蔽掉一切外界的联系。
  安迷修失眠了,一直抱着被子,看着窗外。
  眼泪也流不出来,甚至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也没有想发泄出来的想法。
  只是这样子干坐着。
  “我们这到底算什么呢?雷狮。”
  终于雷狮出国那一天,安迷修都是最后知道的,仿佛周围的空气都是凝重的。
  安迷修黑眼圈很重,他望着窗外,终于闭上眼睛。
  似乎能够好好的睡一觉了呢。
  安迷修嘴角勾起一个温柔的笑容。
  安迷修又做了那个梦,只是那个梦和平时不一样,他快窒息了,拼命的挣扎,双手往上划,想要抓住什么。
  一个人朝他游了过去,手朝他伸过去。
  安迷修这次终于看清楚了,是雷狮,一脸紧张的模样。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眼睛里是有光的。」
  不记得是从哪听来的话,安迷修下意识的对上人的眼睛。
  雷狮的眼睛很好看,像是星辰大海一样,此刻闪烁着好看的光芒。
  安迷修一时失神,原本停止挣扎的他,又拼命的想去握住人的手。
  他看见雷狮正在拼命的朝他游过去。
  但他却在握住的那一刻彻底缺氧,失去了意识。
            
  雷狮喜欢海,也因此结识了安迷修。
  那傻子,为了救别人结果把自己搭上去,雷狮当时就很气愤的把那个自称是安迷修朋友,害怕得缩成一团的人推到一边去,自己脱了外套,跳了进去。
  海很深,安迷修也坠得很深,脚上被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缠上。视野里尽是一片蓝绿色的海水,他已经没了力气挣扎,意识也开始越来越模糊。
   放弃吧。
  一只手抓着了他,安迷修迷茫着,那人温柔的拉过他,吻住了他,把气渡给了他。
  那个人的唇很软,很温柔,像是要将原本快要死去的他一点一点的带了回去。
  是谁……?
  是你吗……?
  雷狮……?
 
  电视里报出的新闻里有一个是这么说的,一青年因为几日未眠,疲劳过度,而猝死在自己家里,而发现人死亡的时候,人还蜷缩着,手朝一个方向伸去,像是想握住什么。
  嘴角带着笑,整个人看上去像是死在一场很美好的梦境中一样。
  亲友为之同情,亲人痛哭不已。
  而安迷修的葬礼上出现了一个突兀的人。他淋着雨进来,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脸色很差,基本没什么人记得安迷修认识过这么一个人。
  大概是太嫉妒,不想让别人的眼里从此有了雷狮的踪影。安迷修从来都不跟别人谈起过,也从未记录过这份感情。
  以至于,从未有人知道安迷修对雷狮的那份喜欢有多疯狂。
  而安迷修也从未知晓,现在跪在他葬礼上的人有多狼狈。
  安迷修,你个混蛋。
  现在的他想把安迷修从棺材里拉出来揍一顿,他的手颤抖着。
  不知死因,只知其表面。
  死于猝死,实溺死于爱里。
  深海中安迷修听不到任何的话,耳边只有不断的水温柔的涌动的声音。
  他看不懂唇语,只知道雷狮说了什么。
  两人一起溺亡在海中,听不见彼此的心,得不到任何回应。这样子就不并担心你是否并不爱我。
  雷狮把安迷修的骨灰带走,那誓死的表情在安迷修家人面前居然有种无法反驳的威慑力,莫大的悲哀,和对已经死去的人的那种爱。可能是他们这辈子都无法想象到的。
  这个世俗有着太多的阻碍,以至于在雷狮自以为这样子很好的时候已经错过了那人对他的一切心动。
  只是不敢去爱,只是只敢在旁边陪着,到最后害怕自己眼中那恶毒的占有欲被发现,而不择手段的想逃出对人爱的范围的时候。
  或许这样子是最好的不是吗?雷狮抱住那小小的骨灰盒轻笑道。
  那样他就不必知晓他是否也喜欢着他,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抱住他一起看海,做任何事了。
  雷狮觉得自己大概是哭不出来了,望着大海的时候,他居然有种窒息的感觉,像是要在深海中被溺亡的感觉。
  安迷修的遗物被收了起来,没人打开他的手机,而事实上他的手机也有密码锁,并没有人无聊的去破解。
  安迷修反反复复打了很多次字,最后写上。
  「雷狮,我喜欢你,你呢?」
  而手机显示,发送失败,时间为雷狮出国的前一天。

@鼎花球子  四球球的安哥!!
没屁放了
溜了溜了

冬哥的本子到了!上课的时候冒死拍的(
其实昨天晚上就到了,但是是寄到同学家的,今天终于拿到本子了第一反应就是爆炸(
本子拿到手翻开看内页的时候本来挺怕本子要强行按开,然后发现不用,看得很舒服。
然后我同学拿到快递的时候把里面的米花糖按碎了……她跟我说她以为那是防潮珠quq
最后依旧臭不要脸的(
@凛冬季节 第一次写repo,冬哥别嫌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球太好了叭!!!!!!!!!!!!!!wbsixisjbdhdiiskmak我瞬间爆炸dbdiaknan这个人!!!!!!!!这个人!!!!!!!!!我爱她!!!!!!!!!!!!!!!!!!!!!!!!!dbsiamdhdj

鼎花球子:

是给冬冬的私设明信片!